纽约警局552名雇员确诊新冠肺炎 4111名警察请病假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全球实时疫情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7日6时,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82404例,超过中国和意大利。

据统计,西班牙被感染的病患70%以上为65岁以上的老年人,65%的死亡病例不小于80岁。这意味着大部分医疗资源要花在老年人身上。但在81岁的退休护士玛丽亚看来,救死扶伤是医护的天职,岂有老人可以先死、年轻人得到丰厚医疗资源之理?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即便是医疗资源留给年轻人,你怎么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定会对社会有贡献,而不会成为罪犯?退休老人拿国家退休金的确带来养老金的负担,但这是白给的吗?

和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但从传统文化来看,在意大利,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出现很多独居老人,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

旨在保护老年人权利并改善其生活质量的“意大利老年人协会”,针对6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体编制了一本手册,为他们提供健康提醒、预防知识、防诈骗、识别假信息等多种帮助。由于死亡率最高的群体是老年人,养老院等机构也限制访客到访,避免造成集体感染。意大利紧急出台的法律中还规定疑似病例患者违反隔离规定擅自外出,致老年人或其他高危群体感染,导致被感染者病危或死亡,将因涉嫌故意谋杀被起诉并判刑。

但另一道风景线开始夺人眼球。当日本出现对口罩、消毒液、手纸的“抢购热”后,老年人成了排队购物的主力军。连日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京许多药妆店、超市门口,看到一头白发的老人排着长长的队伍,为儿女、为孙辈“抢购”。

在对待老人的问题上,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因抗疫期间对老年人群体的忽视而招致很多批评。一名父母常居佛罗里达州的美国人对《环球时报》记者直言不讳地说,“德桑蒂斯是一个会杀死老人的混蛋。坦帕(佛州地名——编者注)已有5个孩子检测为阳性了,他还不关闭海滩。佛州60%的人口是老年人,这使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中……为了那些放春假的年轻人自由地聚会,却不考虑老人会不会死。再过5~7天,我们将成为意大利!”

美国卫生保健协会负责人曾称,新冠病毒是老年人的“完美杀人机器”,因为华盛顿州的养老院透露,那里的老人在首次出现症状几小时后就去世了。这暴露出美国很多养老院的医疗条件之差。

三月,是日本的“毕业季”,各个大学、中学、小学乃至幼儿园都会举办毕业典礼。往年,每逢此时,学生毕业典礼的家长席上,“半壁江山”为白发老人所有,但今年这样的景象几乎消失,或者改为只有学生和老师参加,或者允许部分学生的父母作为家长代表参加,或者改为“网络直播”。一位70多岁的老人十分不满地致函日本《每日新闻》:“参加孙子的毕业典礼,应该是我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我的人生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有了缺憾。”

5月,美国的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数量将达到最高峰。

3月23日,西班牙自媒体上流传一条视频让人泪奔。一位中年男性医生在视频中哭着说,他已经将一些老人的呼吸机拔掉给年轻人使用,他于心不忍,这对他的医德教育是很大的冲击。不过,西班牙《20分钟报》24日报道称,医生有权决定将医疗资源优先给对社会有贡献的病员。也就是说,老人患者已经被医院边缘化。有的医院甚至不收老人病患,导致出现养老院里活人和死人“同居”的现象。